Connect with us

Opinion

陶臻 I 我和我的武汉

Published

on

                          凤凰城  陶臻

    好几年前曾看过少君先生写的《感受武汉》这篇文章,昨天又有机会重读这篇佳作,尤其是在武汉人民抗击冠状病毒的时候,更感亲切,更受感动,更有意义。

    记得有一个谜语:“六月天气穿棉袄”,谜底是“武汉(捂汗)”。武汉天气的确炎热,是名符其实的大火炉。看来武汉人的火气也有来头。

    不知是什么时候,“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就跟着我走南闯北,还飞洋过海,不知是褒还是贬。

    常常看到对武汉人的评论和批评,说武汉人脾气烈,性格火暴,爱讲脏话,爱吵架,也会吵架。我觉得这不是栽赃,是那回事。

上大学了,工作了,有了与外地朋友相处的机会,也经常听到说武汉人的好话,说武汉人讲义气,够哥们,爱打报不平。我觉得这个评论公正。

我是地道的武汉人。我从小到老一直以“龟蛇锁大江”的龟山蛇山的美和地理位置的巧为骄傲,为宏伟的大江—长江而自豪。从小就学习“沉沉一线穿南北”、“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的诗句,总是以雄伟的长江第一桥—武汉长江大桥和连接南北的大动脉—京广铁路而感怀。我经常回忆起站在黄鹤楼“极目楚天舒”的感觉, 那种尽情抒发“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的感慨和豪气。 

我在湖北武汉上学、工作,前前后后一共25年。无论走到那里,“武汉和武汉人“一直随我前行,毫不夸张地说,“武汉和武汉人”一直是我自居、自豪的本钱。我自己也深深地打上了“武汉人”的烙印。

天有不测风云。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小的冠状病毒把往日的大武汉的楚汉风骨、英发雄姿糟蹋、肆虐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武汉封城了”,九省通衢的全国交通枢纽,水上停航,空中停飞,陆上停运!一时间全世界惊愕!一千多万的人口出不去,城外的人进不来!绝大多数的人们吃喝啦杂睡都蜗居在不到百十来平方米的房子里。一千多万的人要吃,几十万人要看病。可怜,那个时候没有足够的医生、病床和医疗物资设备,得不到及时医治的,一个接一个的惨死病人要尽快焚尸…,仓促上阵的封城令,惊恐不定被封在家里的市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外地人,流落他乡的武汉人都不知所措。全武汉,全湖北,全中国,全世界都笼罩在惊吓、恐慌和沉闷的阴云之中。

真的不感相信刚刚举办世界军运会的光辉灿烂的大武汉如今变成了这般模样!就在前几个月,看到军运会开幕的那个夜晚,我激动得给我的亲友写下了这样的赞誉:“大江大河大武汉!今晚,武汉冮城成为蓝色的海洋,友谊的海洋,和平的海洋!武汉三镇,是水的天地。水,是人类的生命之源,是世界和平汹涌澎拜,势不可挡的潮流!今晚军威浩荡,情意绵绵,武汉江城闪耀着迷人的光彩,令國人激动,令世界瞩目!我为故乡—-大武汉点赞,为家乡父老乡亲骄傲,为生生不息的中华民族自豪,为奔腾不息的母亲河长江高歌,为我是武汉人感到无比荣光”!

就在前两年,我回武汉探亲。那种从早到晚,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人潮,嘈杂繁华,生气勃勃的不夜城,每天都不一样,日新月异的大武汉,还历历在目,还在眼前闪动。我常常问自己,问朋友,你知道武汉三镇有多大吗?面积有8494.41平方公里,相当于80个巴黎、4个东京11个纽约。你知道汉口中山大道有多长吗?总长8445米,商店一个挨着一个,它的长,商店之多可能是世界之最。你知道武汉有多少大学和大学生吗?46所本科,37所专科。在校学生120万。武汉的交通、工业、科技、城市资源都处在全国的前列。

而如今面对这样了不起的大武汉,心中有说不出的寒,道不出的痛。往日的人流走光了,生气看不见了,车鸣人喧冒得声音了。整个大武汉呀,不管白天还是夜里都是那样出奇安静,静的冒得话说,静得可怕,静得鬼见了都愁,静得使人陷入沉默,不禁地流泪。生活在武汉20多年的我,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过这般的凄凉和惨状!我95岁的大哥说,“没想到这把年纪,居然能碰到这么大的一场灾难,不能出去,也不敢出去呀”!

尽管如此的紧张、恐惧,这般无奈的惶惶不安,但有光榮传统的武汉“九头鸟”没有气馁,没有倒下。我每次打电话给亲友,他们都在屋里坚守,不出半步!他们都说吃喝还可得,守住这个阵地为大,保住大武汉就是我们的心事。我们奈得住寂寞,挖空心思地领着孩子玩,我们不怕清苦,能有吃的就可以了。平常的话语里,让人走心!这就是我们湖北佬不服输,不信邪的“九头鸟”的精气神!

话说还是寒冷的初春,但武汉大火炉的“火“并没有扑灭。这种武汉人的犟脾气,不服着的性格是改不了,眼里是藏不住沙子的。他们对搞虚假的那一套最反感。他们竟敢在中央领导视察一个社区时,打开窗子说亮话,不约而同地喊出:“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这不是武汉人爱吵架,会吵架,而是武汉人爱打报不平,遇事讨个理性。即使是最高领导人视察时,尽管做了完美的应对准备工作,还是有不服着的武汉人,举着“我们要吃肉”的横幅,向首长陈情。武汉人的这种倔劲是由来已久,来自先辈的遗传。100多年前的辛亥革命的第一响,就是在我们武汉20中学的,一个教室窗子下面的楚善里的一间房屋里传出的。文革期间的“七二0事件“,当时的”百万雄师“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追捕中央文革付组长王力,大有造反之势!这就是武汉人,是惹不起的!封建皇帝惹不起,日本鬼子惹不起,说假造假也是惹不起的!

武汉人民遭如此大难,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他们不仅有勇,也有谋,他们讲理性,有智慧。吹哨人李文亮、再吹哨人艾芬,作家方方、社区窗外声、横幅的举旗手,以至武汉市长都在为武汉呐喊。历史的重演,历史悲剧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许多武汉人认为,这次大疫不仅仅是公共卫生危机,“其背后还有更深刻的社会原因,否则不会发展到如此严重,如此惨裂”。看来,对着场灾难的认识、措施都没有跟上病毒扩散的速度,都晚了,慢了几拍。俗话说,“多难兴帮”,要在痛定思痛之时,多从制度上反思,提倡敢讲真话,反对说假话,隐瞒真相。如果,我是说如果,不隐瞒真相,不全国性的指责、打压吹哨人,早几天,早几十天把实情告诉人民,采取果断措施,把病毒遏制在摇篮之中,就可能不会有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病毒蔓延了。损失是惨重的,教训是深刻的,经验是宝贵的,启示是深远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在如此严重的疫情面前,能用全国之力控制了疫情扩散的可怕势头,使我们看到了人民的力量,特别是英雄的武汉人民识大体,顾大局,不怕牺牲的精神和奉献,看到了医务人员的职业道德和救死扶伤的忘我精神,看到了全国一盘棋的动员力量,看到了工农商学兵的爱心,看到了海外华人华侨思乡爱国的同胞情义。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刻,我们凤凰城的华人华侨捐款捐物成为了强大的爱心暖流。正如一些朋友说的那样,在抗疫战场上,“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作为海外华人,面对祖籍国和居住国,要做到两全其美,的确不容易,有时还得两面受气,难啊!

作为武汉籍的我,这几个月来,处在情和爱的煎熬之中。面对死去的乡亲,往往无言以对,以泪洗面。当我听到一对夫妻生死离别的深情话语时,感动万分,立刻用家乡口音,从心底里吟出了几句心里的话:

“我是长江边哈长大的男伢, 

  平常一听到武汉话, 

  就想家想武汉,

  滿心都是乡愁情! 

  如今听到武汉话, 

  止不住的泪水滾滚(卯起来)流, 

  几多夫妻半路撒手, 

  几多母子白发送子, 

  我遭罪的父老兄弟呀, 

  我造(ye)的武汉乡親, 

  万里长冮水在为你哭泣, 

  挺拔的龟蛇山在为你折腰,

  亲爱的我的乡親, 莫哭,莫怕!

  武汉人向来脾气烈,

  武汉人从来不信邪, 

  老子今天豁出去(克)了, 

  叫长江淹死病毒, 

  叫龟蛇锁住三镇, 

  叫内毒不出外毒不進, 

  严防死守保住(居)我大武汉,

  保我祖國大(几)好的山河“!

这不是顺口溜,更不是诗,是对武汉的爱,乡亲的情;这不是欢呼,是为武汉唱起的悲壮的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对生命发出的共同呐喊!

在谈及武汉人为控疫所作出的贡献和牺牲,作为武汉人的自豪感有增无减,还增添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浓浓的敬佩之意和深深的感激之情!同样,由衷地敬佩和感谢湖北和全国的白衣天使!

目前,新型冠状病毒正在进攻世界各地,像武汉人那样,拿出“九头鸟”不怕鬼,不信邪的勇气、智慧和精神去面对危机!

        “谁不说俺家乡好!”武汉,这张“名片“ 已经刻在我的额头上;武汉人的脾气已经溶化在我的血液中,走到哪,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武汉人。故土情,乡愁情将继续跟随我走遍四方,走向天涯!

       在欲火中得到重生的这座伟大的城市和英雄的人民的名字—–武汉,将响彻全世界!

早日战胜病毒!

再登黄鹤楼!

中国心 民族情

为武汉祈祷!

海外游子情





Continue Reading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pinion

美国犹太人协会(AJC)和UCA以及CBCAC联合举办网络讲座探讨华犹社区关系

Published

on

April 3,2020.

UCA, our partner in Chicago Chinatown CBCAC, just had a great webinar with the most influential AJC (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 featuring Federal Senator Dick Durbin and State Legislator Theresa Ma. Senator Durbin has reassured us that he will work hard with Chinese American community to make sure Chinese Americans will be treated fairly and be an equal partner in American society. Senator Durbin rocks! And also, thank you Senator Durbin for your great work on S 386!! We will remember.

美国犹太人协会(AJC)将和UCA以及CBCAC联合举办网络讲座探讨华犹社区关系。特邀资深联邦参议员Dick Durbin和州议员Theresa Ma参加。

美国华人联合会(UCA)、美国犹太人协会(AJC)和华埠更好团结联盟(CBCAC)一道,于4月3日周五中部上午11点发表AJC致华人社区的公开信,并就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的族裔社区关系等问题进行讨论,进一步商讨华人和犹太人社区如何联合行动,反对分裂,反对歧视,服务社区。

AJC和华人社区有着深厚的友谊。最近,AJC对华人社区在瘟疫期间收受的歧视和不公深表不安,曾安排联邦议员孟昭文和UCA会长薛海培一同给AJC的主要会员们召开视频会议讨论两个社区如何携手抗灾,抵御种族歧视等共同关心的话题。

美国犹太人协会(AJC)的全球主席Jeff Stone, 代表AJC主持视频讨论。参加视频会议的特邀讲演者有:伊利诺州联邦参议员(Dick Durbin) , 州众议员马静怡 (Theresa Mah),CBCAC执行总裁Grace Chan, UCA资深顾问Nancy Chen。

患难见真情!

转载 Post from UCA

相关阅读:UCA主席薛海培

Continue Reading

Opinion

汪静玉 I 2020年3月24日《方方日记》停刊

Published

on

方方

中国作家

分享:发表《武汉日记》

汪静玉

华人作家

定居亚利桑那州

在海外转发方方老师的“武汉日记”已经成为我这段艰苦岁月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发晚了,肯定有人问我要。我习惯了发,他们习惯了看。方方老师是我师姊,也曾是我在作协的领导。她是黑暗中那盏最亮的灯,希望能照亮还在黑暗中摸索的人们的路…今天是完结篇,对家乡日益好转的疫情由衷地高兴,但仍然有些失落,方方老师从头呼吁的惩责,最后只惩罚了两个无关痛痒的干警;好多责问最后还是没有给出任何答案…没有方方老师的一意孤行,我们要的答案只能在风中飘……请记住,在这个时代,她似乎是在一个人战斗,一个人在发出那么有力的嘶喊,希望听到的我们不再那么麻木…

再见了,武汉日记,我们要记住,这次大瘟疫,武汉有一位方方!

2020年3月24日

相关阅读:

亚利桑那州华人作家陶臻

亚省观察室 I 李文亮和世界的319

Continue Reading

Opinion

亚省观察室 I 李文亮与世界的319

Published

on

2020年3月19日晚中国武汉市公安局宣布撤销对李文亮的训诫书并向家属郑重道歉。

老黄默默盯着刚发芽的豆,继续种下希望和未来。

这几年老友们视频扎堆,一直说,会的会的老黄你要相信,老黄都不做声,开始种豆芽,大饥荒靠豆芽活命的传统早就在码字人的救命宝典里。

老黄在中国农村对年轻人的唯一建议就是,对拉面馆角落里坐着的那个安静朴素的人要礼貌,很可能TA一挥手码的一夜一页字,点击率超过你的手机密码,而你还舍不得为他人说一句公道话,当生则生,当死则死的微笑你不明白。

版权属原作者

点起蜡烛

点“亮”心灯

希望

早日确证此次病毒的源头

愿你安息

中纪委网站

发布武汉公安撤销训诫书新闻

2020年3月19日晚9时19分

2003年非典至今的中国大事记

老黄爱种豆芽

同时也种希望和未来

豆芽以其贱而陪极贵,人多嗤之,不知惟巢由正可陪尧舜耳。巢父与许由,此两人都是隐士。尧要把君位让给巢父,巢父不受。尧要把君位让给许由,巢叫许由隐居。

中国大事记

2003年 · 2019年 非典 · 新冠肺炎

无辜被感染死亡者数字惊人、世界经济可能空前衰退。

文章分享陶臻 · 《我和我的武汉》

(more…)

Continue Reading

Trending